车型展示更多

无锡网约车了解一下共享汽车遇冷?

  无锡网约车了解到共享汽车除了被曝无法退押金,途歌还面临着被指拖欠地勤人员垫付款的传闻,但途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了拖欠垫付款一事。此外,媒体消息还称,途歌还有对租赁公司的欠款。

  此前,途歌也因为撤离南京市场,以及被媒体质疑北京市场线下运营陷入停滞状态等问题而屡次卷入舆论风波。多名用户向财经网表示,现在自己身边已不太好找车。

  据无锡网约车了解,目前汽车分时租赁主要分以纯互联网创业公司、汽车主机厂商、传统租车公司为背景的三大阵营。其中业界有观点认为,以途歌为代表的互联网背景企业抵抗风险的能力最薄弱。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曾对媒体表示,在此三类共享车企中,他最不看好的就是互联网背景企业,因为其没有太强的成本承受力。至于传统背景企业,他认为其路子不会迈得太大,可持续性较强;以租赁公司为背景的企业则有一定的客户基础和客户体验,可以开展多元化业务。

  至于共享汽车是否能盈利?宝马集团出行及能源服务全球副总裁布拉特曾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经过一段时间的市场培育之后,要实现盈利不是大问题。不过,与宝马合作的EVCARD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到今天为止,全世界都还没有一家分时租赁企业能过盈亏平衡点。

  共享出行分析师陈礼腾向财经网指出,共享汽车面前面临着难以盈利的状况。他认为,共享汽车产业需要企业拥有雄厚的资本、先进的技术和管理能力,因为它属于重资产、重运营、重营销的产业。

  “目前这些平台大多是B2C的运营模式,”陈礼腾认为它们多为采购或者租赁车辆,而非使用闲置的车辆,再加上其他运营和维护成本,因而在激烈的竞争中迟迟难以盈利。

  不过,陈礼腾并未否定共享汽车在城市缓解交通拥堵、减少碳排上的重要意义。但在政策利好,资本的注入使得领域持续升温的同时,也需清楚地认识到,目前该市场缺乏行业规范,政府在法规条例上的跟进也稍显不足,尤其是在共享汽车占用公共资源和新能源停车问题以及安全规定等方面仍需完善。“共享汽车还需要接受长时间的市场考验。”

  此前,在“互联网+”发展战略施行绿色经济的倡导下,出现了以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等为代表的一系列共享项目。如今,ofo和途歌都因为无法顺利退出押金的事而遭受到大众的拷问,也引发了业界对于分时租赁商业模式可行性的热议。

  无锡网约车另一方面,曾经风光无限的共享经济也在资本的冷静之下逐渐回归理性。到底谁在资本的热捧上赶追风口,谁又在脚踏实地发展?